关闭

提示

首页 > 人物 > 正文

专访马化腾:创新总是在不经意的边缘地方出现

信息发布者:隆回县村网通
2017-10-06 22:11:59

一棵大树变成了一片森林

陈晓萍:马化腾先生,恭喜您再次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评选的全球最佳CEO榜单上榜上有名,而且是唯一上榜的中国企业家! 您作为腾讯公司的创始人,对公司成功的原因有哪些思考?

马化腾:感谢鼓励!过去19年,腾讯的成长见证了中国和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。腾讯一直在快跑,今天我们仍然还在路上,还在一直往前冲。可以说我们很幸运,在国家和行业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努力做一些事情。

我相信腾讯今天长到那么大,受到那么多的关注,肯定是很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19年前,腾讯初创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小的公司,为了养活我们第一个2C(对消费者)的产品QQ,我们当时甚至需要接一些2B(对企业)的小生意。然而从第一天开始,我们几个创办人就非常看重用户的需求和体验。那个时候大家没日没夜地为用户着想,无论是听到用户的一点抱怨也好,还是网络的反响也好,我们根本就是二话不说,完全不用发号施令,大家会自发地去做调整和改进。我觉得,这种完全从用户价值出发的理念,感觉非常好。虽然创业阶段已经过去很久了,我们看到直到今天我们公司的产品里,整体上仍然保留着这种强用户导向的品质,用户的任何不满或者时间拖延,我们都会觉得很难受。我想,这是腾讯能够走得那么远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腾讯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我们的开放战略。以前腾讯像个八爪鱼,什么都做,过去几年我们逐渐回归到自己的核心业务,专注做连接,聚焦在内部称为“两个半”的核心业务上:一个是社交平台,一个是数字内容,还有半个是正在发展中的金融业务。核心业务以外的领域,都交出去给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。我很喜欢“半条命”这个说法。“半条命”意味着需要互相信任,互相支持,并且我们基本不去主导和控股,而是尽量成为帮助者,让他们自主地成长为独立的公司和平台。这种“去中心化”的开放战略,让“一棵大树”变成了“一片森林”,现在看来这也是腾讯能够长那么大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当然,我们还在路上,大家都在边跑边想,可能还有很多重要的原因,我们还没有感觉到重要性,但它们其实一直在默默地发挥着作用。

陈晓萍:您觉得今天的成功是否与您个人的领导风格和管理特点有关?您认为自己生命中的哪些经历深刻影响了您创业和管理的特点/风格?

马化腾:我从大学到工作,一开始就靠写代码养活自己,算是个典型的程序员。当时我更多的是想做个产品,没有太多想过开个公司,领导什么人。连我父母都没有想到,我这个书呆子还可以开公司。现在想想,如果我当时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开公司,肯定走不远的。我觉得当时走对的第一步是找一些合作伙伴,我的缺陷他们可以弥补。

我们最早的创业团队里,有四位是我的中学或大学同学,大家都知根知底,互相之间的互补性很强。比如我对产品比较在行,我知道我要什么,怎么去实现,这方面我想得比较清楚;张志东(腾讯原首席技术官)是个学霸,技术能力很强;陈一丹(原腾讯首席行政官)从政府部门出来,他虽然技术不强,但善于组建团队,对行政、法律和政府接待都很有经验。正因为我们都不是全才,所以需要互相补充,这也带来腾讯的风格比较民主,有事大家一起商量,没有出现“一言堂”的局面。

后来腾讯的风格也是这样,比较民主一点,比较多元化一点,让不同的声音出来,我觉得这是好事情。对,关键时候还是要强一点。比如说实在讲不通,该动手得动手。现在来看,这种风格让我们后来避免了孤家寡人的情况,也让很多中途加入的人才,能够带着创始人的心态在公司里成长起来。腾讯现在高层和中层人才梯队比较厚实,也跟早期形成有一定的关系。

陈晓萍:请总结一下您的创业和管理哲学,以及您最想与别人分享的管理经验。

马化腾:如果要创业,最好不要单枪匹马。要发挥自己所长,同时要找伙伴一起来做,这样能够弥补自己不足。在这个过程中,尊重彼此不同的声音,寻找互补和共识。企业发展起来之后,更是如此。要保持开放协作的心态,寻找合作伙伴一起来发展,孤木难成林,只有集中力量在自己的优势上,把其他交给合作伙伴,这样才能真正把生意做成生态,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第二,创新从解决用户痛点开始。为创新而创新,容易让工作变型。有时小步快跑,从专注解决一个用户痛点开始,往往更有效果。很多创新往往是自下而上的,总是在不经意的边缘地方出现。公司内部往往需要一些冗余度,容忍失败,允许适度浪费,鼓励内部竞争和试错。创新往往意味着巨大的不确定性,不创造各种可能性就难以获得真正的创新。

第三,留意跨界。要想进入一个成熟产业里挑战原来的企业是很难的,因为这个产业重兵把守,完全是一片红海,但是两片红海的交接处和跨界部分,往往可能是一片蓝海,就像我当初选择了在互联网和传统通信的跨界领域做了QQ,当时没有多少人看好,但是现在看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蓝海。未来的创新和很多传统行业的转型,往往可能通过跨界进行,很多产业不是一成不变的,这里面如果抓到机会的话,会是创业的好方向。

微信如何抢到移动时代的船票?

陈晓萍:微信至今已有8亿用户,成为中国社会各阶层人士不可或缺的通讯、购物、支付工具。我自己也是微信的忠实用户, 主要用于和国内亲人朋友的联系。这是我使用的唯一的社交通讯工具, 深刻体会到它的方便有效,并且神奇。那天我的高中同学建立了一个微信群让我加入,几分钟后,发现三十年未见的老同学都带着面具披着马甲从各个地方冒了出来,简直有恍如隔世的感觉。再看到我的父母一辈每天抱着微信与天涯海角的老朋友分享聊天, 突然觉得微信解决了他们年老怕孤独寂寞的危机。我不禁好奇,微信是怎样创造出来,又是如何与时俱进的?

马化腾:当时有个大的背景就是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变。对腾讯来说,当时要解决的一个很大问题是从PC到移动怎么打。当时我们说,大家要抢移动时代的“船票”,都生怕落后了搭不上这艘船。因为用户向智能手机的迁移是非常惊人的,记得诺基亚前一年市场份额还是70%、80%的规模,后一年就一下子掉下来,被安卓、苹果这类智能手机迅速替代了。互联网企业反应过来的才能活下来,没反应过来就死掉了,这是一个真正的危急时刻。

更重要的是,新浪微博那时已经起来,甚至开始从社交媒体转向社交网络,比如有些学校用微博做班级之间的通信,这对我们可以说是个实实在在的挑战。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我们也要做微博。但这很难,同样的产品是没有办法去战胜对手的,你只有找到一个不一样的角度去突破,满足用户在智能手机上移动通信的需求,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3月3日晚19:30,当全国人大代表、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出现在北京新世界酒店,无数闪光灯对着他拍个不停。

  在约两个小时的采访中,他详细解读了2016年全国两会带来的互联网医疗、分享经济、数字内容产业、互联网生态安全和“互联网+”落地等五项建议。对于“微信提现”、“分享经济”、“ “海外市场”、“人工智能” 、“网络黑产”等热点,马化腾见招拆招,侃侃而谈。

  他同时回应了不久前微信为何零钱提现收费的问题。马化腾坦言,微信转账带给微信的成本压力大,平均一个月超过3个亿。而对于分享经济,马化腾在接受采访时称,自己为滴滴快的“出了不少面,跟政府部门也有很多次面对面沟通,感悟也比较多”。

两个小时采访里,马化腾透露了腾讯发展的哪些信号?


  ”互联网+医疗“印象最深刻

  过去一年,互联网+成了腾讯发展的关键词。对马化腾而言,印象最深刻的,还是在医疗领域的变化。

  他特别提到,微信推出医院的智慧方案,是一整套的服务,包括用户从挂号到叫号、就诊、缴费、取药、术后(诊后)的复诊等等一整套的流程,都可以全部在微信的公众号里面体现。

  “跟过去相比,医院和病人都可以感受到很明显的变化,这是可以最直接地利用移动互联网这样一种工具(和医院做结合),以最轻的一种方式、最有效的方式。(用户)在医院扫描一个二维码就可以关注,就可以把这些(过程)都串起来了,这个过程并不只是移动支付,还包括一整套的解决方案,这给我的印象很深刻。”马化腾说。

  但他同时他演,互联网医疗的水非常深,因此呼吁从国家的角度推动更多的,包括医生的多点执业、包括医药的分离、包括病例信息的共享。

  “这些都没有打通,其实很不合理,也滋生很多问题。”马化腾说,从信息手段,技术的角度来说并不难解决,关键还是制度、理念还有很多的历史问题如何逐步清理。

  而除了互联网+医疗,另外一个让马化腾印象深刻的“互联网+”案例,则是在去年时,和国税总局沟通互联网怎么和税务结合。

  “我们很快就应该会有一个发布。这几个月做出来一个独有的方案,用户一扫以后,云端就生成一个真正的发票,那么纸质的要不要都无所谓了,而且抬头、单位、种类(类目)全部自动传进去。”

  马化腾同时提到,微信现在在推动企业端的财务报销系统,也可以跟这个方案对接起来。也就是说用户把电子发票收进微信的卡包之后,一点报销就直接送到企业的财务系统直接报销,然后钱就可以打到用户帐上了,这个过程只需要一秒钟就可以完成,这是非常酷和爽的体验。

  谈微信提现收费:1个月成本3亿受不了

  3月1日起,微信提现功能(从零钱到银行卡)开始对超额部分收手续费,令微受到一些争议。马化腾告诉记者,因为前两天才刚刚开始,看还是相当平稳过渡的,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恐怖。

  他说,按照目前银行的规定,存在银行的钱转入到第三方支付的账户时,银行都向第三方账户的公司收费,转账的手续费大约在千分之一。微信转账基本是经过第三方支付的账户进行转入和转出,确实方便了用户,但腾讯一直为此支付给银行千分之一的费用。

  “我跟大家坦白,这个成本现在一个月超过3亿元,有很多人说存的钱不是有利息吗?我计算过了,利息的收益不到1/10,算进去这个成本1月份超过3亿元,而且最恐怖的是还在高速增长,这个东西我们就没办法了。”

  “这个数字哪一家都受不了。”马化腾说。

  他希望用户的钱一进一回,能不能像现在运营商一样流量的入出进行抵扣,只算净流出收费。但目前来看银行还没有同意照类似的情况来做,“如果同意的话这个东西我们肯定可以把成本降低,也是透明的,让消费者有这个优惠。”

  他认为,这件事有一个过程,就像互联网+金融之后,有很多新的情况,有时候传统企业和管理会有一个摇摆的过程。他说:“我相信互联网企业和银行未来也会看到其实是一个鱼水关系的问题”。

  除了关注提现收费之外,对于外界关注的微信支付与ApplePay的竞争,马化腾也谈到自己的看法。他称,大家可能把ApplePay和现在的移动支付有点混淆。苹果的支付其实不是第三方支付,也没有帐户,其实是银行传统POS机刷卡的互联网化的体现,也就是说通过进场通信改变用POS机刷卡的过程,它等于是一个虚拟的卡放进手机里面感应一下就行了。

  “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,所以也许未来微信有摇一摇、扫一扫,以后可能还有贴一贴,这个也很有意思。这是大家一种开放的新形态。”马化腾说,相信这不是正面的冲突,共同把这个市场的蛋糕做大更重要。

  谈分享经济:多次为滴滴出面沟通

  在谈到制约分享经济发展的问题时,马化腾在建议中提到,对于分享经济的监管,仍然坚持传统行业的管理理念,不利于行业创新;目前国内征信制度等配套制度不完善;国内网络基础设施能力不足,影响社会参与度。

  马化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,自己为滴滴快的“出了不少面,跟政府部门也有很多次面对面沟通,也谈了很多这方面的情况,感悟也比较多”。

  马化腾说,这是一个蛮复杂的问题,涉及到现有的出租车行业体制的问题,如果处理不好,甚至可能导致很多社会问题产生,包括就业问题。

  他说,分享经济的大方向是对的,但这个过程要循序渐进,要充分考虑到各种情况。“当然,也并不能很简单地说,你动了旧有包袱的奶酪之后,可以完全无视于历史的趋势,这也不是很科学的,应该正视这个发展方向,关键是怎么把它管好、做好。”

  打击网络黑产:需行业联合

  对于如何打击网络诈骗,马化腾表示需要大家共同努力,利用大数据,抬高犯罪成本从而打击网络诈骗。

  马化腾表示,网络诈骗、电话诈骗是有规律可循的,在有大数据支撑的情况下,如果后台可以看到,一个陌生电话连续打给很多人,就可以知道刚才这个号码是有问题的。

  同时他还谈及跟运营商合作,运营商会担心用户的记录会不会盗取,会有很多顾忌,相信这些问题最终都能够解决。

  马化腾呼吁多方联手,共同抬高犯罪门槛和犯罪成本。“虽然我们没有办法百分之百防止,但是我们可以把犯罪的门槛提高十倍、百倍、千倍,通过抬高犯罪成本有效打击网络诈骗。”

  国际化业务:有遗憾

  涉及到国际化的问题,马化腾坦言:“我们也很遗憾。”

  一年多以前WhatsApp、WeChat(微信海外版)、Line、KaKao,这四家移动IM都在同一时间想做国际化。

  但其中WhatsApp后来被Facebook收购。马化腾认为, WhatsAPP更多地是像短信,没有社交,它非常受发展中国家,尤其是短信电话费比较贵的国家欢迎。

  “我们观察到很有趣的一个现象,WhatsApp在美国不如Snatchap和iMassage普及,但是在发展中国家或者很多欧洲的一些国家,它其实成长非常快,而且它不是完全的社交产品。”马化腾说。

  在他看来,微信国际化是一半一半的机会,一旦一个产品在一个国家里面站住脚跟了,第二个产品是非常难和他竞争的,这在即时通信中是很正常的情况。

  马化腾坦言,目前在美国市场,主要还是华人用微信比较多,包括在2015年访美期间,他曾去位于华盛顿大学,发现很多使用微信的都是华人学生,这些学生很快把老师、校长都拉到微信群里面去了。微信作为一个连接海外华人的重要桥梁,还是大有可为。

  “但是在学校以外,微信还是比较难。”马化腾说。

  他透露,目前微信正在思考下一步其他的增值服务、包括移动支付能不能在海外版的微信中推出去。

  “因为2016年春节我们在香港第一次做了尝试,外币的海外信用卡跟微信支付结合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打通,香港的还是发港币的红包,我们想说以后是不是有美元红包、欧元红包可以流通呢?”马化腾说。

  他同时表示,腾讯也看到中国一些新型的社交服务也站住脚跟了。“所以说我想说竞争就是这样,你晚了三个月就可能错过了这个时机。当然我们在东南亚有些国家还是比较领先的。”

  谈未来:感到敬畏但不能放松研发

  即将在2016年3月进行的谷歌阿尔法围棋和李世石的人机大战,马化腾认为谁会赢?

  他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。但他认为,沉寂多年的人工智能确实是有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变化,“我们做这一行的人也是感到很激动。”

  包括VR、AR(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)也是非常热,马化腾说,可以看到国际的几个巨头,包括Facebook收购了Oculus,腾讯2016年也看到,2016年很多的人说是一个VR元年,很多厂商有动作了,产品也开始出来了,剩下的就是内容和产品。

  马化腾说,腾讯有最为广泛的VR场景,包括游戏和影视,体育直播、音乐会等等,因此腾讯的态度是鼓励和支持各家的硬件厂商进行VR的合作,甚至不排除跟一些厂商在早期的过程中,能够走得更紧密结合,能够把它推动得更好。

  但他同时表示,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这会带来很多的社会问题。“好像黑客帝国一样,大家全部活在虚拟世界里,大家都不用面对面了,会不会减少这种亲情的沟通,大家都是分不出你是真人还是假人,等等这些问题。”

  他认为,包括自动驾驶、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的阶段的时候,也会陷入到伦理、法律的问题。“比如说自动驾驶突然间窜出一个人,你拐过去撞死一个人,你不拐过去撞死另外一个人,这时候算谁的责任?出现交通意外该负责的应是软件开发商还是硬件制造商,还是驾驶员,如果没有驾驶员那么是车主?责任是谁?怎么判断,这都是全新的问题,这没办法解决。”

  “我们还是对未来感到敬畏。”马化腾说,但是从技术的角度来说还是不能放松研发


0
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网友评论
声明 本文由农村链(易村客)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,农村链仅提供信息存储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农村链立场。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